亲历者对比90年代 虚拟现实成为主流或不止十年

作者: 兽心亦忻忻 发布时间:2016-03-08 阅读次数: 235



1993年6月《科技新生活》VS2015年8月17日《时代周刊》
由Michael Antonoff执笔的封面故事使用了许多表现虚拟现实体验兴奋之情的图片、描述了未来的轶事和科技应用。但最令我吃惊的是,只要向你展示头几张照片,你就能猜出文章著于1993年。
现在的虚拟现实与过去相去甚远。今天的Oculus Rift、 HTC Vive甚至移动端Gear VR所支持的图形都让用户大跌眼镜。这与90年代的消费者虚拟现实截然不同。当时世嘉(Sega)的虚拟现实宏图化为泡沫;任天堂《Virtual Boy》也不过是3D游戏,打着虚拟现实的名头炒作罢了。
而如今,“真正的”虚拟现实系统将在短短几周后到达消费者手中,虚拟现实时代终于到来。但许多事情与23年前甚为相似。

所有人都等着体验前所未有的异域的虚拟现实
1993年的那篇文章开头写道大众在美国商城门前排队,等着体验一款游戏《Virtuality》,这款游戏能让他们体验短暂却刺激的活动。这算是今天的HTC Vive 或 The Void的体验。但那时体验到虚拟现实的人少之又少,现在也为数不多。想要明白虚拟现实是什么,你必须亲身体验。

头显价格昂贵,游戏机制造商保证价格更加实惠


Sega VR售价200美元。比上千元的专业头显价格低得多,但限量生产。按下Genesis控制器面板的按钮,你可以向前后左右移动,改变高度或在虚拟世界中发射导弹。


在1993年,人人都对价格实惠的Sega VR心生向往。但这只是黄粱一梦。现在,PlayStation VR即将上市,预测比PC端售价低得多。PlayStation VR估计售价200多美元,Vive 和Oculus Rift售价都在千元以下。

戴上看起来有点怪异的头显
在1993年的故事中,有位戴着头显做出尖叫表情的女性,对比一下2015年《时代周刊》戴着头显的男性。头显看起来还是十分怪异。部分头显体积缩小了,但目前的头显外观并不具备吸引力。我们仍处于虚拟现实“头部怪物”的阶段。期望高破天际


漫天的虚拟现实会议和出版物与两年前打着多媒体旗号的行径不谋而合。如果你相信这些炒作,那虚拟现实于你而言已经准备就绪。


Antonoff谈的是90年代的世界,当今充斥着各种虚拟现实播客、会议、圣丹斯电影节和新闻发布会。这样的炒作就像是90年代在热炒虚拟现实将成为现实。大多数人都在翘首以盼数字朋克的《神经漫游者》和《雪崩》式虚拟空间之旅。前卫杂志《Omni 》和《 Mondo 2000》已经处于疯狂状态,向读者展示Timothy Leary的迷幻之旅。1993年有关虚拟现实的展望中还包括虚拟手术、火星探索(现如今也许已经开始了)和银行(Maxus Systems International宣传的几何景观的3D条形图)。
现在,虚拟现实已成真,现有硬件工作性能绝佳。但热潮让用户在想虚拟现实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感官:成为远程监控的机器人或出现在反乌托邦式的世界?《黑客帝国》、《黑镜》和《玩家一号》成为我们新的梦想抑或是噩梦。我们仍然认为虚拟现实会成为主流,也许这一天真的会到来。“连体套装”沉浸感仍遥不可及


虚拟现实社区中大多数人认为头显是最小的登陆点。尽管一直在谈论“连体套装”沉浸感,特别是在男性杂志上那些已经走出实验室了的沉浸感。


回到1993年,人们对虚拟现实的定义停留在头上所带的巨大设备。到了2016年,仍是如此。有趣的是,90年代实验室所使用的虚拟现实设备通常配有“手套”,用于抓取事物。但当今是控制器的天下,手势追踪深度感应相机如Leap Motion 和Xbox Kinect已经上市。但触觉配件和外设可穿戴式感应器现在尚未达到可用水准。虚拟现实持续发展
《科技新时代》封面故事引用《CyberEdge Journal》主编Ben Delaney的话作为结语:虚拟现实正如79年的个人笔记本电脑。那时PC发展进程缓慢、效果甚微、系统经常崩溃。但你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十年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虚拟现实的潜伏期也许更长,但潜力无限。“
23年后,虚拟现实仍处于起步阶段。Valve的Ken Birdwell向《时代周刊》的Joel Stein提到:”你看到的是非常非常早期的Pong。“这成为了2015年8月的封面故事。相比过去,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未来更加广阔。有时,不管你取得了多大的进步,前方总有更好的风景。
1993年我就爱上了虚拟现实。2016年,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来源 Yivian
版权声明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为互联网聚合,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谢谢。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